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普通会员

南京心然私人会所

南京心然会所欢迎您,真诚为您服务!
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心然
  • 电话:1111111111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
新闻中心
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
发布时间:2019-03-0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88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  东彭县,方家村。

村头的三花嫂天未亮就起了床,上火煮了锅白粥草草喝了,就赶去村南边的五福叔那买了一大块五花肉,一根排骨。

“三花嫂,早啊,听说你家仔要回来啦?顶有出息啊,大学生好!”五福叔一边利落地剁排骨,一边大声问道。

“是呀,是呀,要回来了,这不暑假了吗。”三花嫂喜气也抑不住,一脸笑呵呵递过钱去。

儿子方其实是她们家的骄傲,在全村也是出了名的“大学生”,她每每和村人闲聊,总是三句不离儿子。

她含笑接过装好的鲜红生肉,回到家旁边的菜地里摘了几棵她自己种的菜,又挑了几个大的番薯和芋头,便料理开来。

“去,去。”她笑得嘴角有些僵硬,瞧见几只苍蝇围着她刚买来的生肉转,忙上前挥手驱赶。

-

方其实今年大三,在省城的大学读书,一年到头就回两次家。路途遥远,路费也不便宜,只能偶尔和母亲通几次电话。

不过今年有些不同,他新交了个女朋友。要知道,他长得既不帅,家里也没钱,又是小地方出来的,学校里哪里有女孩子看上他。

难得静怡不嫌弃他,小康家庭的她觉得男人有抱负,肯努力就不错了,今年暑假还要陪他一起回老家。

方其实拉着两个大行李箱,在拥挤破旧的车厢中寻找座位……04A,04B。

“找到了,静怡,这边。”两人安顿下来后,方其实想打个电话给母亲提前说下情况,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听。

“估计伯母在忙吧,待会再打。”静怡见况说道。方其实点头,收起手机。

“静怡,跟你提前说一下,我家那边不比大城市,很多方面比较落后,你要有个心理准备。”连到家那边唯有的一班火车也是很老旧。

方其实心里有点自卑,担心静怡一见到他们那边的情况,掉头就走,却也劝不住她不要来。

“没有那么夸张吧,以前我姥姥家也是住村里头的,小时候我妈还带我去住过呢,只是没什么印象了。”

静怡也知道他家穷,但自己选的男朋友,有什么办法呢?谁叫她就是喜欢上了,只希望他以后有出息,两人一起努力在省城买个房子就好。

况且她是独生子女,家里没负担,父母是双职工,帮个手还是很容易的。

到了下午四点,火车在东彭县临近的市区停下,两人又叫了辆三轮车,一路颠簸,终于到了县郊。

“谢谢师傅啊,就这下了。”方其实掏出二十块钱,递给三轮车车夫,扶了静怡下车。

静怡坐了一天车,又顶着大太阳,热气熏的她头昏脑胀。

“小伙子,你们是哪个村的啊?”大叔收了钱,临走前还问了一句。

“方家村的。”方其实心里也烦躁,简单回了一句。

“方家村出来的啊……你们是大学生吧,看这气派,有出息啊!还是读书好。”没有人捧场,大叔自己哈哈两声,就突突地开走了车。

“到了吗?”静怡转头只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土路,也没看到房子。

“再忍忍,还要再走一段,后面车开不进去。”方其实开了瓶矿泉水,递给女朋友。

伟人也说过,要想富,先修路。可是这么多年了,他们村的路都没修起来,村里人想出来卖个东西都不方便,就只能继续穷下去。

也许以后等他赚大钱了……

-

“妈,妈,我回来了。”方其实家在村头第一间屋子,砖石房外一片荒凉,前面围了个小院子,屋子里也没开灯。

到了村里,天已经要暗了,静怡看了下手表,快七点了。

“你妈不在吗?”静怡看屋子里还一片暗。

“有可能出去串门了,我们先进去吧。”方其实推开半掩着的院门,拉着行李箱进去,顺手开了灯。

屋子里白央央的灯管亮起,蚊虫瞬间四飞散开,静怡一进去就觉得有股奇怪的味道,但不好意思开口直接说。

“你先坐着休息一下,我进去房里放下东西。”方其实招呼女朋友在厅堂坐着,自己拖着行李进里屋去了。

静怡走得脚都痛了,就在一旁的条凳上坐下了。她从小一直生活在城市里,不管什么时间,四处总是热热闹闹的,第一次来到这种偏僻的农村,总觉得心里瘆得慌。

又饿又累的,她心里忽然有点难受想家了。

“啊啊啊!”静怡正走神,转头却见到里屋门槛边站了个女人,正盯着她,吓得差点从凳子一角摔下去。

“怎么了?”方其实听到叫声,连忙跑了出来,却见母亲正在屋子里,手足无措地看着静怡。

“我,我刚刚去厨房煮饭了,出来见到个小姑娘,没想到吓到她了。”三花嫂拉过儿子,左右看了看,“其实,你又长高长大啦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原来是虚惊一场,静怡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把长凳扶起,站在一边。

方其实拉过母亲,“妈,这是我女朋友,陈静怡。”方母不住点头,也握了静怡的手,拉了两人在一旁坐下。

“你们先坐,妈刚做好了饭,给你们端上来吃。”

静怡连忙又起身,“我去帮忙吧,伯母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你们回来我就很开心了。坐着,我去端上来就好。”三花嫂推她坐回去,脚步轻快地进了里屋。

“你走这么久也累了,坐着吧,我进去帮手就好。”方其实提起一旁的保温壶,给静怡倒了杯水。

静怡犹豫了下,还是坐下了,心情却好了很多,拿起水杯要喝,却发现水一点热气都没了。她倒了点在掌心,发现果然都冷了。

咦,是很久没换水了吗?她四处看了下,却没看到热水壶,估计村里人还是用灶烧水吧。

“怎么了?”方其实拿了碗筷出来,发现静怡还在发呆,走过来摸了摸她头顶。

“没事,水有点冷而已,我真不用进去帮忙啊?”静怡想着,第一次到未来婆家,总不好做甩手掌柜。

“没事,我妈早就准备好了,不过一起去端上来也行。”方其实笑道。

厨房里,摆着做好的几盘炒肉,青菜和糖水,一旁碗里还盛了满满的三碗白米饭。

“妈!”

“伯母……”灶台旁,躺了一个满鬓斑白,衣着朴素的女人。

-

“哎,三花嫂也是没福气,自己一个人拉扯儿子长大,好不容易等到儿子有出息了,女朋友也找到了,竟然就这么去了。”村里一个上了年纪的婶娘叹道。

方家村又小又旧的祠堂里,简单摆了副棺材,村里人都来了,在一旁帮忙。

三花嫂三天前在五福叔那买了些肉,就没有在村里走动了,因她平时也少外出,村里住得也散,大家伙一时也没发现,她竟然就这么去了。

要不是方其实今天回来,也不知多久才被人发现。